設為首頁加入收藏

das

您當前的位置:首頁>>新聞動態>>業內資訊

業內資訊

編輯轉型的三大誤區

時間:2019-7-18 16:03:33點擊量:219次

來源:中華讀書報  2019年4月18日

  出版轉型,無疑是近幾年出版界熱議的話題。不少出版單位在轉型上下了很大功夫,而且獲得了優異的成績,這已是有目共睹的事實。不過,在出版基層,仍有相當多的出版人,在慨嘆出版日子不好過。除了原創出新乏力,網絡出版競爭激烈,紙價上漲成本加大等客觀原因之外,對待出版轉型,似乎也存在不同認識,有的甚至感到某種迷茫。進入新時代,面對新形勢,出版當然需要轉型。傳統出版過程,涵蓋編輯、印刷、發行、物資供應這幾個主要環節。要轉型,除了出版領導者的決策轉型之外,上述各個環節,還應有各自不同的轉型要求。本文試就編輯的轉型,作一些膚淺的探討。

  編輯轉型“三誤區”

  現在有些媒體的報道,把出版轉型視為一種時髦,時常將所謂新媒體融合,甚至編稿以外的事,都冠以“轉型”的名義。但細究一下,僅就編輯這一環節而言,在編輯職責與編輯轉型兩者之間,似乎還存在一些界限模糊的認識。有些變化談不上是轉型,而是編輯本應盡到的職責尚未盡到。其主要表現:

  一是,把編輯轉型任性化,降低了轉型的門檻。顧名思義,轉型應該是事物從原有的業態,包括形式、內容和運作方式等,向另一種或更高級的業態轉變。這種轉型,不是低級的復制,更不是“新瓶裝舊酒”。但現在有些出版人,卻把編輯尚未盡職的工作,宣揚為“轉型”,某些輿論也把轉型的門檻降低了。如策劃選題,本來就是編輯應盡的職責,可現在有人卻把從文案到策劃,視為編輯的“轉型”。又如把知識服務,包括出全本變為出簡本,也叫“轉型”。正如中國出版集團副總裁潘凱雄所指出,知識服務不是出版的新方向和新主流。……作為知識學習一種輔導的“小課”,其功能被夸大了。其實編輯編縮寫本、節本、圖解本、小開本等,是出版的一種傳統,這類“小課”并無轉型的新意。再說知識服務,早年葉圣陶邊編書,邊給學生上課;鄒韜奮編輯之余,還用筆抗日救亡,那都是編輯前輩知識服務的先例。可見當編輯,首先要全面、忠實地履行編輯應盡的職責,保持和弘揚編輯的優良傳統,克服趕時髦追求“名義轉型”的心理,以免淡忘了編輯本身應盡的職責。

  二是,混淆了編輯與出版經紀人的界限。在市場經濟條件下,營銷在出版鏈條上的重要作用日益突顯。有些出版社甚至主張出版要以營銷為中心,提出定選題,營銷有一票否決權。在這種氛圍下,有些編輯的主要精力不是用在做書,而是專注推銷和盈利。那些承擔承包利潤的編輯,更只是關注每本書的經濟回報。有人把編輯這種心態的轉變,也美其名叫“轉型”。其實在圖書物流大環境中,營銷這一環節,就是在出版社與購書人之間進行架橋與擺渡。通俗地說,就是起著出版經紀人的作用。這個角色,與編輯承擔的職責,那可是差別巨大的。

  令人遺憾的是,現今有些編輯,正是不當地“轉型”到出版經紀人那方面去了。他們從“姓文”逐漸向“姓錢”傾斜,跟風逐利,圖快濫造,置編輯職責于不顧。據中文編輯校對網上的資料顯示,近些年有些編輯明顯放棄了編輯權,不少書稿未經認真編輯就送去校對,差錯病句連篇,使校對人員不僅要校對錯,還要替編輯校是非。像這樣的編輯,因為業績創收上去了,幾乎不會有人受到問責。

  三是,以“轉型”名義掩蓋著不正之風。如今常見有些編輯被夸為“能人”。他們交友廣,應酬多,善于拉到出版贊助,能把書號賣出高價。雖然少見編書,但提成收入卻比常人要高。有人對編輯如此“轉型”難免懷有“羨慕”之意,有些領導甚至也樂見有這種會創收的“能人”。但深入觀察這種“轉型”,有的確實是具有市場眼光,為推動圖書營銷助了力。但其中也不乏沾染了不正之風,隱含著出格違規的行為。報章披露,曾有編輯串通書商搞抄襲、賣書號牟利,那更是玷污了轉型而構成違法了。

  編輯究竟應該如何轉型

  出版轉型是適應時代發展的需要,那么編輯轉型當然也要順應當今時代的現實及其變化的趨勢。其主要要求似應包含下列三點。

  第一、編輯觀念要提升。通常人們常說,編輯是為他人做嫁衣。指的是哪家有婚事,拿著布料找裁縫,按照新娘的尺寸,照要求剪裁就完事了。仿佛編輯只是處于對作者應約、接受、處理和交差整個過程的被動狀態。現在看來,這樣做已經不夠了,對“做嫁衣”的觀念,要有新的詮釋。在出版的過程中,編輯要克服以往那種等待被動的“靜態”,轉變為積極主動參與的“動態”。就是要求編輯不是等客上門,等待作者投稿,而是密切關注社會動向,敏感捕捉新事物、新熱點,主動找資源,挖作者,定選題,并以適當方式與作者協作,盡可能參與謀劃和創作的過程。打個比方,同樣做“裁縫”,新型編輯要了解“新娘”的特點和市場流行的布料,主動為“新娘”設計和剪裁出一套“新娘”和賓客都叫好的嫁衣。有了這種“轉型”的本事,不但嫁衣生意好了,還能因此招來更多別的制裝生意。這就顯見出轉型的功效。

  第二、編輯知識要拓展。如今是跨文化時代,無論是自然科學還是人文科學,跨行業、跨學科的新生事物,不斷在發生。有的編輯專攻一門,做精做深,一些深奧的書,也確實需有相應學科知識的編輯來承擔。但就多數編輯而言,現在只通有限的一兩門知識,顯然不夠了。這就要求編輯開拓視野,多了解以前自己不懂、但現今受人關注的知識領域。尤其是向專業作者組稿,必須事先對其專業知識做好必要功課,這樣才能有與其對話的能力,從而贏得對方的重視。以前強調編輯要“一專多能”,這一點仍須堅持,但僅“多能”似還不夠,還要加大力度,做到“善學”“廣能”,力求成為一個學者型博學的編輯。

  第三、要努力掌握新技術。當前世界科技變化日新月異,隨著數字化和人工智能技術的迅速發展,編輯出版和傳播物流手段,也不斷產生新技術、新裝備和新業態。紙質讀物有它固有的價值和魅力,永遠不會消失,但從趨勢看,今后適應讀者閱讀方式變化,而催生的電子和網絡讀物,必然會越來越多。為此,瞄準、追蹤和掌握傳播領域的新科技,無疑應該成為編輯轉型中不可忽視的一個目標。一切有遠見的出版人,對此不應有任何遲疑。

  編輯轉型“三堅持”

  轉型,是一種事物從原有形態基礎上,進行的某種變革和提升,進而重塑出一種新的形態。這種轉變不能完全脫離原有的基礎。從編輯轉型來說,在追求轉型過程中,務必牢記堅守以下幾項編輯的基本素質。

  堅持正確的出版導向。不管編書、賣書怎么轉型,都不能離開社會主義出版的本質,都要遵循社會效益第一,社會效益與經濟效益相統一這項經營原則。編輯要多出好書,也要努力創收,但編輯是做書,不是做生意,始終應該“姓文”,而非“姓錢”。現在少數出版單位,對編輯簡單實行利潤指標承包,有的甚至把編輯室和營銷部發包給個人或工作室去經營,這難免存在有損出版權的風險,似有必要加強監督與約束。

  堅持發揚“工匠”精神。編輯主要從事文字工作,面對的各種書稿,千差萬別。每部作品,每一句文字,甚至每一個標點符號,都需要編輯運用自己的知識,加以審閱、鑒別、校正、乃至改動。因此,保持嚴謹,精心推敲,一絲不茍,這是一名合格編輯必備的基本功。為了保證出版物的質量,這就需要有志從事編輯的人,一入行就必須樹立嚴謹的“工匠”精神,確保自己編的書,從傳播知識到編校質量,都合乎要求。有位老編輯說得好:“編輯看稿,要像母雞啄米一樣,一粒一粒地啄。”這就是“工匠”精神的形象比喻。任何轉型,都不可將“工匠”精神轉掉。

  堅持恪守職業道德。社會的穩定和進步,既要靠國家法律的制約,也要靠公共道德的維系。各個行業有不同的職業道德要求,就出版編輯而言,就是要求:遵守出版法規,恪守誠實守信,反對投機取巧,杜絕弄虛造假,遠離抄襲剽竊,尊重作者和讀者權益等等。有些出版單位,出現一些沾染形式主義或浮夸作風的做法,雖尚構不成道德缺陷,但也屬一種不宜提倡的風氣。對此,也應予以警惕,盡量避免。總之轉型同時注重堅守,這樣出版的兩翼才會高高平衡騰飛,才能實現出版業大而又強。

  (作者李明非 為江蘇鳳凰教育出版社副編審)

 

 

版權所有:河北閱讀傳媒有限責任公司   冀公網安備 13010502001554號   增值業務經營許可證:(冀)B2-20090010 冀ICP備11018237號-5

×
// initFloatTips(); 新疆25选7开奖 工作不忙 怎么赚钱 网上买私彩能赚钱吗 当明星赚钱太容易 玩什么单机游戏能赚钱 2018成都跑滴滴快车赚钱吗 战狼2马云赚钱 有哪些学生赚钱的软件下载 订阅公众号怎么赚钱 趣头条赚钱是真的假的 希诺水杯代理赚钱吗 有没有适合新手写文赚钱的网站 开家烧鹅饭赚钱吗 经营农场游戏真的能赚钱吗 虎牙直播是如何赚钱 网店几块钱的东西能赚钱吗 2019梦幻赚钱攻略